娱乐脱口秀丨吕归尘的选择

好故事,必然是有立足点的,要么是现实的立足点,要么是情绪上的立足点,《九州缥缈录》两者都有。它尽管是一个架空故事,但它的世界观设定中,能够找到很多现实依据,指向现实世界的很多问题。

《九州缥缈录》在一开始,就给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吕嵩对手下说的话,直指核心,“你知道草原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你杀我我杀你吗,太穷了,吃不饱,要是人人都能吃饱,也许就少了很多你杀我我杀你的事情。”

只要资源总量没有变多,文明没有在短时期内获得极大跃升,这种宿命就会不断重复。这是辰月教和天驱武士团诞生并且产生严重分歧的重要原因。

辰月教认为,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出现新陈代谢,如果这种新陈代谢没有及时出现,那么,他们就要驱动这种代谢,发动战乱,减少人口。天驱武士团却认为,人类不该承担这种命运。两种认识,搅动了整个九州世界。

于是,吕归尘发现,自己掌握权柄之后,所要面对的选择,要比父辈们艰难得多。父辈们面对的是具体的灾难,具体的纷争,具体到几头羊,几块地,几桩婚事。而他面对的,却是哲学和政治认识的分歧,是人类命运去向何方这样的选择,这样的选择,更富有权力感,也更具有毁灭性。

但是,资源瓶颈这个问题,有没有解决的方案呢?吕归尘从北方草原,来到南方,经历了各种磨练之后,明白了一件事。过去的世界,以各自为阵、自给自足的方式存在,实在无法实现自足,就四处征战掠夺,以渡过难关。但当九州大陆上的国家,知晓了彼此的存在,建立了更密切的联系,从贸易到文化,依存度都更强烈的时候,这种自给自足的存在方式,就不再适应新形势了。当所有国家的相互依存度都越来越高的时候,合作要比对立更利于生存。当九州变成“九州村”之后,草原帝国那种破坏性大于建设性,“青铜之血”动辄爆发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存在方式,已经不能适应新形势了。

吕归尘的奇幻漂流,让他看到了世界的壮阔,也让他发现了新世界的规则。这种规则,意味着多元、宽容、共存。只有这样,九州大陆才有可能越过资源瓶颈,获得极大的跃升,不再重复“你杀我我杀你”的悲剧宿命。人类历史上,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关卡,当人们认为,脚下土地的承载力已经到达极限,必须要消灭一些人口的时候,大航海、工业革命、信息化革命,带来生产力的极大跃升,世界又运转下去了。而人们的合作携手至关重要。吕归尘在经过这样壮阔的历练之后,没有变成恶龙,这是他性格的必然,也是时势的必然。在“九州村”的时代,变成恶龙意味着共同毁灭。

就像大卫·米切尔在他的小说《云图》里,借助星美451所说的那样:“我们的生命不是我们自己的,从出生到死亡,我们和他人紧紧相连。无论是前世,还是今生,每一桩恶行,每一项善举,都会决定我们未来的重生。”吕归尘对人类命运“相关性”的发现,避免了他成为恶龙。

从北陆青阳部走出,到最终审看整个九州的命运,《九州缥缈录》其实浓缩了人类历史的进程,又何尝不是我们正在经历的进程,尽管这其中有无数次的反复,有许多次探底,但大趋势不改。这也是《九州缥缈录》的意义所在,从少年吕归尘,到整个九州大陆,都在做出选择:是放任自己原始的、本能的“青铜之血”,同步走向毁灭,还是克制自己的毁灭能量,发展自己和别人的相关性,去实现跃升。

世界很脆弱,系在一念之间,世界也很强韧,一念之后,雨过天晴。一念天堂,抑或一念地狱,有赖于我们的选择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韩松落